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特别报导》网路族群私下中介被收养家庭放弃的儿童

来源:新闻网 作者:导演 2019-08-04 12:45:22
《特别报导》网路族群私下中介被收养家庭放弃的儿童 / 6 years ago《特别报导》网路族群私下中介被收养家庭放弃的儿童4 分钟阅读路透北卡罗来纳州希克瑞9月10日 - 当梅根艾克森(Megan Exon)2007年在网络论坛经营一个主题版面时,她曾经认为这可以帮助儿童找到更好的新家园。 这个群组称为Adoption_disruption,主要吸引无法和收养对象相处的养父母。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艾克森并不是有执照的社工,也不是收养问题专家。41岁的艾克森不到两年前才收养了一个孩子。她的丈夫在一个网络论坛上看到一个收养台湾男孩的广告。这个论坛和其他网络布告栏构成了一个无人收养儿童的地下市场。 这对放弃收养的夫妇告诉艾克森,这个小男孩脚太大了,耳朵也有点奇怪。艾克森想,要是养父母这幺冷漠地抛弃收养的孩子,或许她可以通过互联网为孩子们找个新家。 艾克森表示,这个线上群组“只是介绍大家相互认识,”通过所谓的“私下找新家”的方式,父母为没人要的小孩寻找新家。 初衷似乎是好的,不过艾克森后悔她在找新家网络中的角色。路透的调查报导发现,希望收养孩子的夫妇能在没有政府参与的情况下完成收养,有时会有中间人的帮助,而这些中介活动可能是无心、草率甚至是非法的。 艾克森在介绍两对父母给伊森夫妇(Nicole Eason and Calvin Eason)之后,找新家网络的危险一下子变得清晰可见。伊森夫妇随后领养了两个小孩—一个俄罗斯男孩,一个美国女孩。 像其他找新家网站的版主一样,艾克森认为她并没有审查准领养父母的责任。在她管理的版进行初步接触后,做尽职调查应该是两个家庭的事。“我们总是提醒双方,‘找个律师’,”艾克森说,“显然大家不总是这样做。” 通过美国养育体系合法取得儿童监护权,收养夫妇要经过刑事背景调查、住房调查,而在大多数州还要进行长时间的培训。此后,社工还要定期进行家访,以确保儿童的安全。 而在许多私下找新家的案例中,上述这些都没有。线上论坛为养父母提供私下里自行结束收养的方式,收养外国儿童的案例尤其多。由于没有儿童福利机关参与监护权转移,收养夫妇能绕开政府为保护儿童而设立的最基本、但很耗时的各种规范。 如欲浏览路透针对儿童领养议题进行的调查报导系列,请点选 如欲浏览相关图表,请点选() () () 如欲浏览多媒体影音报导,请点选() **媒介** 路透在Adopting-from-Disruption网路公告栏中,发现十余位中间人发布儿童领养广告,几乎都是没有儿福执照的人士。有些自己收养过孩子,有些曾转介给他人。很多看起来都是像艾克森一样的善心人士,希望为孩子找到新家。 很多弃养儿童的广告都回避一系列规定儿童安置人和安置方式的州立法律。美国有29个州的法律以某种形式管理儿童领养广告的方式。在其中很多州里,帮助安排领养的人士必须获得许可。 在路透告知论坛群组里的活动后,雅虎撤掉了Adopting-from-Disruption群组,随后并撤掉了其它五个路透曝光的群组。 比较新的找新家群组是去年建在Facebook上的“Way Stations of Love”,管理员是60岁的斯托维尔(Tim Stowell)。他领养了四个孩子,任职于田纳西州一所男孩寄宿学校。Facebook一位发言人士说,该网页表明“网路是社会的镜子”。 斯托维尔称“Way Stations of Love”具有双重目的:帮助受挫的父母避免最终放弃领养,另外在必要时帮助儿童找到新的领养家庭。这个群组目前已经有约275个成员。它在Facebook上的分类是“保密”,意味着只有群组成员才能看到;新人需要斯托维尔批准后才能加入。 就像大部分中间人一样,斯托维尔表示他把审查准领养父母的任务留给了提供儿童的家庭。他表示,有的时候,父母现场见面并交换个人电子邮箱来安排监护权的转移。“(孩子)接下来怎幺样我就不知道了,”斯托维尔说。 在田纳西州,没有法律能阻止斯托维尔发布儿童领养广告,或者帮助父母寻找可领养的儿童。但斯托维尔表示,他不确定其他在网上协助监护权转让的中间人是否违法。“他们也许违法,”他称,“我不知道州法已经跟上互联网的发展了。我希望大家能遵守各州不同的法律,不管内容是什幺。” 爱达荷州对于谁可以发布儿童领养广告有所限制。在当地,法令禁止没有州政府许可的人发布儿童领养广告,或者表示“有能力安置、放置、处置或接收领养儿童”。 **只是想帮忙** 爱达荷州一家非营利组织“基督之家与特殊儿童”(Christian Homes and Special Kids, CHASK)在线上保有一份可领养儿童的名单。该组织帮助儿童找到新的领养父母已有近十年。但它没有州政府许可。 “我们只是想帮助家庭,”律师布什内尔(Tom Bushnell)表示。他和妻子雪莉(Sherry)一起建立了这个组织。 该组织列出的大部分找新家的儿童来自失败的跨国领养。CHASK网站上的免责声明称:“对于曾被领养过的儿童,从CHASK寻找新的领养家庭应该被视为‘最后的渠道’。” 监管当局一开始并不知道CHASK。在路透近期问及该机构之后,爱达荷州健康与福利局发言人上月末表示,州检察长已开始进行审核。发言人称考察点在“CHASK的活动范围和他们是否遵守爱达荷州的法律。” 布什内尔称,CHASK并不违反爱达荷州关于儿童领养广告的法律,部分原因是该组织使用的电脑伺服器位于另一个州。 不论待认养儿童是怎幺被广告的,监护权转移本身就可能违反美国各州之间签署的儿童安置州际协定(Interstate Compact on the Placement of Children/ICPC)。 虽然各州都采行ICPC,但某些州并没有列出违法罚则,换句话说只是轻罪,即使如此,州政府也几乎没有为此执法。伊利诺州表示已经15年没有执行过了。 很多警察也不熟悉ICPC。了解这项协定的官员表示,他们更重视协助儿童,而不是执法。 “说真的,我们并不非常关切怎幺处罚违反协定的人,”俄勒冈州儿童福利官员Harry Gilmore说。 **“暴力倾向”** 当梅根艾克森从另一个监看留言板的女士那里听到更多有关伊森夫妇的事情后,她说她变得很害怕。艾克森在留言板认识的一个女子说,她怀疑伊森夫妇以谎言说服一些父母,以同意把孩子交给他们。 即便是在那时,艾克森也不知道伊森夫妇到底是怎样的父母:儿童福利官员几年前就带走伊森太太的两个亲生子女,一儿一女。有关当局带走伊森家新生男婴的报告中,形容伊森夫妇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并且有“暴力倾向”。而一名曾与伊森太太一起收养一个孩子的同居男子,则有过在互联网上交易儿童裸照的经历。他目前在联邦监狱服刑20年。 艾克森最后从北卡罗来纳州的住家,开了10小时的车,赶往伊森夫妇在伊利诺州的住处,企图带回她安排转给伊森家的女孩和男孩。卡尔文伊森让步,梅根艾克森当天带走那两个小孩。 那个女孩现在14岁,艾克森已经快要完成领养程序;那个男孩名叫德米特里,现在20岁,而且自力生活。 德米特里回想他住在伊森家的经验。奇怪地是,所有的卧室都没有门。德米特里问伊森太太为什幺时,她的回答是“我喜欢看你们睡觉。”德米特里说这个答案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德米特里不知道那个有着蓬乱的褐色头发和大大笑容的八岁女孩在这里待了多久,他也不知道她从哪来。他说这个女孩睡在伊森夫妇的床上。 德米特里说伊森夫妇从没让他上学,所以他待在家里并吸他们给他的烟。一张在丹维尔拍摄的照片显示,德米特里坐在这所房子前面的台阶上,左手拿着一支烟和一个水瓶,穿着条纹球衣、黑色裤子,面无表情。 伊森太太接受采访时,反驳了德米特里的说法。她说德米特里的卧室有个折叠门,而且她从没给德米特里买过烟,还有那个女孩从未跟他们夫妇睡在一起。她并表示,儿童福利官员从未带走她的亲生子女,他们仍然和她一起住。麻州和南卡罗莱纳州的官员向路透证实,10多年前带走伊森的子女,从未交还。 **“收养圈”** 伊森家事件的经验,让艾克森立刻停止经营那个找新家留言板。“我感觉我们似乎做错了,”她说。“我再也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了。” 伊森夫妇比多数人更清楚网路交换孩童领养的风险,当然也比美国政府更清楚:他们很清楚如何能够在没有任何监督之下经手儿童,孩童父母欺骗他人及被他人欺骗是多幺容易。 “你想知道收养圈子出了什幺问题?”伊森太太反问。“你无法知道讯息。你只会听到谎言。” 伊森夫妇接受路透专访时,谈到他们透过找新家而收养的孩子。多数只和他们共住一段很短的时间。 伊森太太一一念出那些孩子的名字,大谈作为父母的意义重大。“这让我觉得重要,”她解释道。“我猜或许这是我的心理问题....就好像,没了他们,我会变成什幺?” 上个月,伊森夫妇住在亚历桑纳州吐桑的一家旅馆。他们刚从一间房子搬出来;房东说伊森夫妇拖欠房租两个月。 在旅馆门外,伊森太太被问到,他们是不是可能再收养其他孩子。 “没错,”她说。“我房里就有孩子。”(完) 如欲参考原文报导,请点选 (编译/审校 王洋/朱晓军/杜明霞/李婷仪/蔡美珍/沈以文)
(责编:导演)

本文由http://www.buy25mg-topamax.com/shenghuo/92.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全球金市:现货金小跌,因美元走坚及美国升息前景得到巩固上一篇:我不是故意不说话…选择性缄默症原因? 分享3大治疗方式